湖北黨史>黨史研究

偉大的中國革命鍛造崇高的大別山精神

2021/10/13

李 寧  王樹林

  巍峨的大別山雄踞鄂豫皖三省交界地帶,在戰略上東視南京、西隔武漢、南扼長江、北控中原,是中國革命演繹威武雄壯歷史活劇的大舞臺。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誕生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黨領導大別山區軍民創造了“28年紅旗不倒”的革命奇跡,用鮮血和生命鍛造了“堅守信念、胸懷全局、團結奮進、勇當前鋒”的大別山精神。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考察調研時指出,“鄂豫皖蘇區根據地是我們黨的重要建黨基地,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大別山精神等都是我們黨的寶貴精神財富”,將大別山精神納入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譜系。作為中國革命珍貴的遺產,大別山精神將永遠激勵我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不懈奮斗,去創造更加幸福美好的未來。

  以堅守信念為核心:堅定共產主義理想,抱定中國革命必勝的信念

  堅守信念是指大別山軍民憑借堅定的信仰,在白色恐怖和極其困難的環境條件下堅守大別山,28年紅旗不倒,凝結的是大別山軍民對黨忠誠、威武不屈、堅忍不拔的精神,是大別山精神的核心所在。

  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過程中,鑄就了大別山軍民追求理想、不屈不撓的奮斗精神,始終胸懷對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和對中國革命必然成功的執著信念。大別山區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較早的地區之一,也是中共早期組織誕生地之一。五四運動時期,董必武、陳潭秋、惲代英等就開始在大別山區傳播馬克思主義。1921年秋冬,中共一大代表陳潭秋在湖北黃岡陳策樓發展中共黨員,建立大別山區中共地方組織。從此,大別山區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為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浴血奮戰、前仆后繼,革命斗爭不斷、革命火種不滅,以血肉之軀樹立起不朽的精神豐碑。

  大別山被譽為“紅軍的故鄉”“將軍的搖籃”。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大別山區建立的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發展成為全國第二大根據地。在這片熱土上,誕生了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三支勇猛威武、能征慣戰的紅軍部隊,走出了徐海東、王樹聲、許世友等469位叱咤風云、功勛卓著的開國將領。1932年10月,鑒于第四次反“圍剿”局勢惡化,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根據地。留守大別山的中共鄂豫皖省委確立了獨立堅持斗爭的方針,重建紅二十五軍,創建紅二十八軍,繼續堅持大別山區革命斗爭。1934年11月,在第五次反“圍剿”失利情況下,中共鄂豫皖省委奉命率領紅二十五軍踏上漫漫長征路。留在大別山區的紅二十八軍在長期與黨中央失去聯系、根據地屢遭國民黨軍“圍剿”和“清剿”的險惡環境中,獨立堅持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

  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大別山曾經歷四次主力部隊轉出,而每一次主力離開后仍有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堅守大別山。為了砸碎舊世界、建立新社會,大別山區英雄兒女們矢志不渝、革命到底,屢敗屢戰、愈挫愈勇,以悲壯犧牲造就苦難輝煌,讓中國革命的紅旗始終在大別山上空高高飄揚。為了新中國的誕生,大別山共產黨人和人民群眾犧牲近百萬人,“山山埋忠骨,嶺嶺鑄忠魂”,僅在冊的革命烈士就有130351人,數字背后體現的是大別山軍民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大別山革命領路人董必武對馬克思主義信仰始終不渝,為共產主義理想奮斗終生,他在九十華誕留下“遵從馬列無不勝,深信前途會伐柯”的詩句,詮釋了中國共產黨人心系革命的崇高理想和革命群眾忠誠于黨的堅定信念。

  以胸懷全局為風格:從中國革命整體利益出發的大局意識和政治品格

  胸懷全局是指在革命緊要關頭,為了革命需要和全局利益,大別山區軍民總是從全局出發,用自己的犧牲為全局的勝利創造條件,凝結的是大別山軍民顧全大局、甘于奉獻的精神,是大別山精神的風格體現。

  在中國革命曲折發展的歲月里,大別山區黨員干部和革命群眾對黨的革命事業無比忠誠,始終能夠胸懷中國革命全局,在歷史關鍵時刻勇挑重擔、無私奉獻,犧牲小我、成就大我。1931年5月,國民黨對中央蘇區發動第三次大規?!皣恕?,對鄂豫皖蘇區則暫取守勢。為配合中央蘇區反“圍剿”斗爭,鄂豫皖中央分局黨、團聯合發出通知,要求動員群眾參加運輸隊配合紅軍“執行援助中央蘇區的十萬火急的任務”。紅四軍冒著全軍覆滅的風險,毅然揮師南下,以減輕國民黨軍對中央蘇區的壓力,策應中央紅軍第三次反“圍剿”戰爭。鄂豫皖蘇區軍民能夠從粉碎國民黨軍對中央蘇區的“圍剿”這個大局出發積極配合作戰,表現出可貴的全局觀念和大局意識。

  1935年10月,剛剛落腳陜北的中央紅軍物資補給非常困難,如何讓紅軍戰士順利過冬成為中央紅軍領導人面臨的首要問題。關鍵時刻,從大別山走出的紅二十五軍慷慨解囊,雖然自己的部隊也需一大筆錢支付傷病員過冬費用,卻依然從僅剩的7000元中拿出5000元送給中央紅軍,并命令部隊節衣縮食,從人員、物資上全面支援中央紅軍。尤為重要的是,先期結束長征到達陜甘的紅二十五軍同原在陜甘蘇區的紅二十六、紅二十七軍合編而成紅十五軍團。黨中央長征到達陜甘根據地隨即恢復紅一方面軍番號,以紅二十五軍為主體的紅十五軍團被編入紅一方面軍戰斗序列。紅二十五軍服從大局的政治品格,為紅軍立足陜北打開新局面發揮了建設性作用,對中國革命全局產生深遠影響。

  1946年6月,被國民黨重兵圍困的中原解放區部隊發起突圍戰役。按照黨中央戰略部署,中原軍區部隊從解放戰爭全局出發,在大別山區進行十個月的戰略堅持后,又承擔了在鄂豫川陜甘地區機動作戰創建根據地、牽制國民黨大批軍隊、配合華北和華中解放軍主力作戰的新任務。1946年10月,毛澤東在《三個月總結》中高度評價道:“中原解放軍以無比毅力克服艱難困苦,除一部已轉入老解放區外,主力在陜南、鄂西兩區,創造了兩個游擊根據地。此外,在鄂東和鄂中均有部隊堅持游擊戰爭。這些極大地援助了和正在繼續援助著老解放區的作戰,并將對今后長期戰爭起更大作用?!?947年11月,陳毅在淮陰對原新四軍第五師部分干部講話時說,如果沒有中原部隊的戰略牽制,那就可能沒有上黨戰役、邯鄲戰役和華東七戰七捷的勝利。毛澤東的評價和陳毅的講話,是對大別山軍民顧全大局、甘于奉獻精神的最佳褒獎。

  以團結奮進為根本:凝聚民心民力共同奮斗的宗旨意識和革命理念

  團結奮進是指在開創和堅持大別山革命的過程中,大別山地區的黨政軍民團結一致,為擴大人民軍隊、支持革命戰爭、鞏固紅色政權奠定堅實基礎,凝結的是大別山軍民熱愛軍隊、服務人民、同心同德、攜手共進的精神,是大別山精神的根本保證。

  大別山區的黨組織和人民軍隊從誕生之日起,就同人民群眾同甘苦、共命運。在血與火的洗禮中,黨政軍民萬眾一心、協同奮進,構筑起黨領導中國革命戰爭的銅墻鐵壁。黨領導人民群眾發動武裝起義、開辟革命根據地,建立革命政權、開展土地革命,受剝削、受壓迫的大別山區勞苦大眾翻身得解放。黨員和干部關心群眾生產生活問題,大到土地改革、發展經濟,中到耕田造屋、架橋鋪路,小到柴米油鹽、生老病死,無不盡力幫助解決。黨為民、民愛黨,軍愛民、民擁軍,黨政軍民心相連、德相同、力相向,匯聚起推動大別山革命可持續發展的磅礴力量。

  紅軍有了群眾支持,如魚得水,縱橫馳騁,這是弱小的鄂豫皖蘇區紅軍能夠生存、發展、克敵制勝的根本原因。徐向前在回顧大別山革命斗爭時深情地說:共產黨武裝起義成功,打土豪、分田地,搬掉壓在人民頭上的大山,人民群眾打心眼里擁護革命。每次“會剿”來臨,群眾紛紛藏糧食,進深山,封鎖敵人,支援紅軍。有些群眾被抓住百般受刑,至死不吐露紅軍的一點消息。在大別山區黨組織領導下,男女老少拿起扁擔、矛子、大刀、土槍四處出擊,弄得國民黨軍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防不勝防。

  團結奮進的大別山精神是革命事業成功的根本保證。1947年8月末至11月下旬,劉鄧大軍進入大別山并初步完成戰略展開。鄧小平諄諄教導部隊,一定牢固樹立起以大別山為家的思想,一定要和大別山人民同生死共患難。并向全軍提出與大別山人民群眾共存亡的口號。大別山人民積極參軍,僅1947年10月至12月的3個月時間,鄂豫軍區四分區的縣、區武裝就發展到2000余人,五分區發展到2500人,其中廣濟縣一個月就發展到700余人,新縣一次就有600多名青壯年報名參軍。大別山群眾踴躍支前,新縣提出“擁護大軍,支援大軍”的口號,全縣上下出現男子為解放軍帶路送情報、抬擔架、轉運傷病員、保管軍用物資,婦女為解放軍縫補洗漿、看護傷病員的動人景象。金寨群眾紛紛獻糧捐衣,僅鐵沖鄉高畈村村民就為駐軍獻大米7007斤、稻谷1512斤、燒柴2490斤、棉衣16件、鞋子49雙。劉伯承在回顧創建大別山解放區這段歷史時感慨地說:“這就足以表現了人民戰爭的本質,我們依靠的是人民,蔣介石依靠的是碉堡?!薄斑@就是第二野戰軍在大別山戰斗及全部人民解放戰爭勝利的關鍵?!?/p>

  以勇當前鋒為品質:勇往直前的膽略和魄力,開拓創新的意志和銳氣

  勇當前鋒是指大別山根據地不僅是我黨創建的全國最早的根據地之一,而且在中國革命最緊要關頭,大別山根據地軍民都發揮著重要而特殊的作用,凝結的是大別山軍民聽黨指揮、英勇善戰、積極進取的精神,是大別山精神的革命品質。

  鐵血時代,歲月崢嶸,環境險惡。但大別山區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勇于創新、敢于擔當,關鍵時刻總能表現出勇當前鋒的優秀品質,以智慧和勇氣創造出一個又一個革命戰爭史上的奇觀。土地革命戰爭伊始,鄂豫皖交界的大別山即樹起武裝割據的旗幟,并創建了紅軍三大主力之一的紅四方面軍,這是一支驍勇善戰、敢于亮劍的隊伍,以善打硬仗、惡仗、大仗而著稱,能夠承擔急難險重的作戰任務。紅四方面軍制定的訓詞是:“智勇堅定,排難創新,團結奮斗,不勝不休?!逼渲小芭烹y創新”是指敢于戰勝一切困難而絕不被任何困難所嚇倒,以勇于開拓的精神去創造新局面。1932年5月25日,《紅色中華》以“鄂豫皖紅軍空前大勝利”為標題報道了紅四方面軍蘇家埠戰役戰況。蘇家埠戰役是紅軍時期成功進行“圍點打援”的第一光輝范例?!皣c打援”作為紅四方面軍的創新性戰略戰術,在人民解放戰爭戰場上屢試不爽。在粉碎國民黨軍重點進攻山東的孟良崮戰役和國共戰略決戰揭幕戰的濟南戰役中,從大別山走出的解放軍高級指揮員將“圍點打援”戰法演繹得淋漓盡致,為中國革命戰爭畫卷描繪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撤離大別山區后,分別創建了川陜革命根據地和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紅二十五軍在紅軍長征中出發最晚,卻最早到達陜北。在大別山區成長壯大的新四軍第二師和第五師,是華中地區最早開辟敵后抗日根據地的戰略部隊。而且,新四軍第五師率先冒著國民黨發動內戰的炮火前進,中原突圍成為人民解放戰爭的爆發點。

  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險象環生,南征途中強渡汝河就面臨嚴峻考驗。當時,國民黨軍堵截部隊3萬余人已占領汝河南岸,追擊部隊與劉鄧大軍后衛部隊僅相距20余公里。強渡汝河事關戰爭全局成敗,鄧小平對第六縱隊指揮員說:“今天過不去汝河,我們就完不成黨中央和毛主席給我們的戰略任務。我們要不惜一切犧牲,堅決打過去?!眲⒉袌远ǖ卣f:“現在是‘狹路相逢勇者勝’,要勇,要猛?!薄拔覀円赃M攻的手段,從這里打開一條血路沖過去?!弊罱K,劉鄧大軍以勇往直前的膽氣和魄力成功強渡汝河,繼續挺進大別山,勝利完成黨中央交給的偉大戰略任務。

  來源:《光明日報》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