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黨史>將帥傳奇

劉鄧大軍鏖戰西臺集

2021/09/03

王貞勤

  1946年底到1947年初,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晉冀魯豫軍區司令員的劉伯承和政委鄧小平采用毛澤東“敵進我進”戰術,在山東省魯西南地區發起巨(野)金(鄉)魚(臺)戰役,對國民黨軍隊縱深地區發起進攻。1947年1月15至16日空前激烈的定陶西臺集戰斗,是這場戰役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該戰役的完美收官之戰。新華社當時評論說,該戰役“證明劉伯承將軍所部對運動戰之運用,已達爐火純青之境”。

  敵進我也進、圍點來打援,西援之敵成了“甕中之鱉”

  1947年1月15日黃昏,魯西南定陶縣城東15公里左右的西臺集村,日暮西山,余暉將天邊牛奶般潔白的云朵染得火一般鮮紅。

  西臺集村13歲的少年何芳情和小伙伴們正在村東頭盡情地玩耍。突然,東邊不遠處騰起一團黃色的塵土,伴隨而來的是汽車的轟鳴聲和人馬的嘈雜聲,更有遠處隱隱約約的槍炮聲。

  “不好,當兵的來了,快跑呀!”何芳情和小伙伴們一哄而散,有的人逃向空曠的田野,更多的則是跑回家報信。在那個兵荒馬亂的歲月,見兵就躲是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們最無奈的選擇。

  何芳情一口氣跑回家,找齊親人要往村外跑,可還是遲了一步,滿載士兵的汽車已經堵住了村寨的所有寨門。少頃,狼狽不堪的步兵一窩蜂似的擁進村內。

  不大會兒,村東又卷起一團黃云,很快就將西臺集村圍了個水泄不通。

  村民們從士兵的服裝上看出村內是國民黨的軍隊,不用說,村外就是共產黨領導的解放軍了。鄉親們啐了一口唾沫,悻悻地說:“看來,國軍這回又吃了敗仗,他們別的本事沒有,欺負老百姓倒是很在行。這一次,真希望解放軍把他們都消滅掉!”

  還真讓村民們說對了,這次被圍在村內的確實是國民黨整編六十八師的3個團。那么,他們是怎么到了西臺集村,又如何成了解放軍“甕中之鱉”的呢?

  原來,1946年6月,蔣介石悍然撕毀《停戰協定》,以大舉進攻中原解放區為起點,發動了對各解放區的全面進攻。劉伯承、鄧小平指揮晉冀魯豫野戰軍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作戰原則,實行大踏步進退、不計一城一地得失的戰術,以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為主要目標。1946年9月定陶戰役結束后,劉鄧大軍主力轉戰到黃河以北休整,定陶、菏澤等十幾個魯西南縣城先后落入國民黨軍之手。

  1946年11月,國民黨鄭州綏靖公署主任顧祝同見劉鄧大軍一再北撤,以為有機可乘,遂調動10個旅約6萬余人的重兵,企圖進犯豫北重鎮濮陽等地,進而迂回邯鄲打通平漢路,溝通與華北的聯系,再抽兵東調華東戰場。

  為了打破敵人的進攻,同時將這部分敵人牢牢“粘”在豫北地區,使之不能東調,劉鄧大軍決心集中力量尋機殲敵。但由于敵人隊形密集,又連日降雨,劉鄧大軍在豫北地區同敵人兜轉了20余日,始終沒有捕捉到有利戰機。

  正當部分指戰員們為無仗可打而產生焦灼情緒的時候,對整個解放戰爭局勢洞若觀火的毛澤東,于12月18日以中央軍委的名義給劉鄧大軍發來指示電:“華東野戰軍主力在宿遷附近已獲勝,第二步準備渡過運河西進,迫近津浦、徐州,恢復淮北局面。在此情況下,如果你們西面之敵不好打,似以南下尋殲整八十八師,恢復嘉(祥)、巨(野)、金(鄉)、魚(臺)、成(武)、單(縣)各地,調動新五軍東進而殲滅之較為有利?!?/p>

  劉伯承看完電報,打開作戰地圖,高興地對鄧小平說:“在老黃河以南,屬徐州綏靖公署的整編八十八師一個旅守金鄉地區;屬鄭州綏靖公署的整編六十八師、五十五師守菏澤、東明、考城及其以南地區;原在巨野的整編七十五師一個旅已調至濮陽、清豐之線,巨野、嘉祥、成武等地均由頑雜軍守備。敵之后方頗為空虛。我如向徐州西北地區之敵進攻,可捕殲弱敵,恢復與擴大解放區,威脅徐州與隴海路,有力地配合華東野戰軍作戰,并調敵回援而尋機殲滅他們。我們在該地區作戰有較好的群眾基礎,除縣城被敵占據外,廣大鄉村仍在游擊隊控制之下?!?/p>

  鄧小平也幽默地說:“敵人來打我們,我們就回身去打他們的后方,主席這個主意好!這叫敵進我進,這下有仗可打了,指戰員們不用再鬧小情緒了!”

  接下來,劉鄧大軍改變原定內線作戰計劃,實行敵進我進的方針,越過黃河插向敵人后方——魯西南的巨(野)金(鄉)魚(臺)地區,采取“釜底抽薪”的戰略戰術,直接威脅徐州及隴海路,形成與華東野戰軍夾擊徐州之勢,創造在運動中殲滅敵人的良機。

  1946年12月30日夜,劉鄧大軍向巨金魚地區之敵發起進攻,正式打響了巨金魚戰役。1947年1月1日,攻克巨野,殲敵4000余人,繼而乘勢解放嘉祥,包圍金鄉。在掃清金鄉城外圍后,我軍遭到守軍的拼死抵抗,遂停止攻城,圍而不打,準備待敵來援,分而殲之。

  劉鄧大軍的一系列舉動,使國民黨軍統帥部大為震驚。為解金鄉之圍,蔣介石急忙從徐州、鄭州調集重兵,分東西兩路救援金鄉。

  1月6日,西路援軍整編第六十八師劉汝珍部、國民黨國防部保安第四縱隊張嵐峰部,由菏澤經定陶向東面的金鄉方向冒進。1月12日,劉鄧大軍殲滅東路援敵之后,第三、六縱隊迅速將張嵐峰部包圍于成武白浮圖東北地區,將該敵全殲,中將司令官張嵐峰被活捉。

  劉汝珍見東路援軍和張嵐峰部都被全殲,方知中了劉伯承、鄧小平的“圍點打援”之計,為了避免被殲的命運,在飛機的掩護下,率部拼命向西回竄。

  “咬到嘴邊的肥肉豈能讓它飛了?!眲⒉?、鄧小平馬上下令第二、七縱隊各一部連夜西追,同時命令在聊城地區的第一縱隊主力急速南下,協同第二、七縱隊殲滅劉汝珍部。

  劉汝珍部逃到定陶黃店集附近時,南渠河上的吳橋被我地方武裝按照劉鄧首長的部署炸毀,切斷了敵人逃往定陶縣城的唯一通道。1月15日黃昏時分,在前無逃路、后有追兵的緊急情況下,敵軍只好一頭鉆進了附近筑有高大寨墻的西臺集村,妄圖憑借村寨固守待援。

  稍顯遺憾的是,劉汝珍因乘坐小汽車速度較快,再加上急于逃命,在吳橋被炸前的十幾分鐘前沖過了橋,只身逃至定陶。他手下的3個主力團則被我軍包圍于西臺集村,成了“甕中之鱉”。

  人體電話線、空手奪機槍,激烈驚險的夜戰西臺集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縷殘陽,如同劇場里的幕布慢慢落了下來。四周除了偶爾傳出幾聲犬吠之外,一片寂靜。

  西臺集村位于定陶縣城的東南部,有400余戶,將近2000人,是定陶縣東部較大的一個村莊。早年間,為防匪盜,西臺集修筑了7米多高、3米多寬的寨墻,寨墻外挖掘了近3米深、4米多寬的外壕,易守難攻。6000多名敵人龜縮在這彈丸之地,利用寨墻、壕溝為屏障,布置陣地,欲做困獸之斗。

  “叭、叭、叭……”夜晚9時整,3顆紅色信號彈騰空而起,打破了夜的靜謐。

  剎那間,機關槍、步槍的發射聲,手榴彈、炮彈的爆炸聲此起彼伏,交織在一起。劉鄧首長決定以一縱主攻西臺集,二、七縱除配合攻擊外,一邊防敵突圍,一邊防定陶之敵來援。于是,一縱在村莊的東、南、北三面,二縱在村莊的西北方向,七縱在村莊的西南方向,同時對西臺集村發起了總攻。

  不甘滅亡的敵人立即開火,幾百挺輕重機槍、上千支卡賓槍一起噴出道道火舌,再加上如疾風暴雨般射出的炮彈,交織成一個縱橫交錯的火網,拼命阻止劉鄧大軍的攻擊的步伐。

  擔任主攻任務的第一縱隊一旅七團和二旅八團遭到敵人強大火力的阻擊,進展不大,一時未能攻進村內。令人欣慰的是,同樣擔任主攻的第一縱隊二旅四團的2個營,經過一番奮力拼殺,成功沖入寨內,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巷戰,占領了村東北角的數間房屋。在前沿陣地靠前指揮的一縱二旅旅長尹先炳、副旅長鄭統一見四團的大部分指戰員都突進寨內,非常振奮。為加強指揮,鞏固既得陣地,及時擴大戰果,他們不顧危險,立即率領旅機關幾名參謀人員突入村內,在一所獨立房屋內開設前線指揮所。

  二旅四團的指戰員見旅首長親自陪著打頭陣,士氣大振,他們僅依托5個院落,一連打退了敵人十幾次反沖擊,始終堅守陣地。

  戰斗越來越激烈。恰在這時,二旅通往村外的電話線被炸斷了,兩次派出的接線人員均于途中犧牲。午夜時,尹先炳只好派通訊員突出村寨,命令尚在村外的第八團最遲于拂曉前突進村內,與第四團會合。第八團的指戰員們見旅首長率先垂范,不顧危險沖殺在最前線,于是人人爭先,個個奮勇,在兄弟部隊的強大火力掩護下,很快也突入村內,然后立即修筑工事,與第四團相互策應,積極擴大戰果。

  此時,前線指揮所的電話仍然不通,尹先炳心急如焚。緊急時刻,通信股長刑俊杰從通訊戰士手中搶過查線工具沖出院子,冒著槍林彈雨搶修線路。當接到最后一處時,手中的材料不夠了,他毅然張開雙臂,用手死死拽住兩只線頭,讓電流通過自己的身體接通了線路,使旅部暫時恢復了上下聯系,保障了作戰指揮。

  五連在夜間沖進突破口時,被敵人一挺猛烈掃射的重機槍所攔阻。戰士張自東機智地從黑暗中繞到重機槍后邊,突然伸手按住機槍的槍托,高喊了一聲:“繳槍不殺!”敵機槍手還以為是自己人開玩笑,不經意地說:“胡鬧什么!”說時遲那時快,張自東一腳把敵機槍手踢翻,奪下了那挺重機槍,為全連掃清了前進的障礙。他的果敢行動給了全連極大鼓舞,戰士們紛紛沖上前去繳槍捉俘虜。戰斗結束時,張自東一個人就繳重機槍1挺、輕機槍1挺、加拿大沖鋒槍2支、步槍13支;一排長張善廷也繳六○炮1門、手槍3支、步槍1支,俘敵軍連長1名、士兵10余名。

  十二連的四班僅有6名指戰員??偣ラ_始后,班長鄭發成第一個沖過寨墻的突破口,5名戰士都緊跟著躍進,占領了靠近寨墻的一座院落。這時,敵人的火力從東南寨墻上的工事里猛烈地掃射過來,封鎖了突破口的通路。鄭發成帶領戰士們翻墻越院繞到敵工事背后,敵人還沒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都當了俘虜。鄭發成立即調轉工事里的重機槍向敵人射擊,邊打邊喊:“繼續前進,占領前面的工事!”戰士們在他的掩護下向前沖去,接連又占領了3個工事……此次戰斗他們先后斃傷俘敵人100余人,并繳獲重機槍3挺、輕機槍4挺、步槍43支。

  二營擔任的是打開東北角突破口的任務。為縮短沖擊距離,一舉突破敵陣地,減少傷亡,營長梁廷佐令擔任突擊任務的六連先期匍匐迫近外壕;將全營20多挺輕重機槍組成火力隊,配置在距離敵陣地150米左右抵近射擊,支援突擊;全營以梯次隊形配置,進行前仆后繼的攻擊。

  槍炮聲中,梁廷佐讓司號員吹號命令六連發起沖鋒,不料,只聽號聲響,卻不見六連沖鋒。梁廷佐以為是隆隆的槍炮聲掩蓋住了沖鋒號聲,當即果斷下令:“通信員,沖上去命令六連沖!”

  一名通信員應聲沖了上去?!霸偃ヒ粋€!”“再去一個!”為防通信員半路傷亡,命令傳達不到,梁廷佐連續派出3名通信員。他仍不放心,又帶著通信班親自來到沖擊出發地,才發現派出的3名通信員已相繼在半路上負傷或犧牲了。而突擊連被敵人兇猛的火力壓在壕溝內,連長已經犧牲,處于無人指揮狀態。

  時間就是勝利,戰機豈能延誤!關鍵時刻,梁廷佐當即親自帶領突擊連,任命通信班班長王杰任突擊排排長,帶領突擊排攻擊,又令六連投彈組往寨墻猛扔手榴彈。手榴彈炸開之后,梯子組乘勢迅速架好幾架梯子。梁廷佐一馬當先,帶領突擊排登上梯子攀上寨墻,向敵人猛撲過去,很快占領了寨墻內的兩所房屋,強行楔入敵陣地,打開了突破口。

  敵人驚慌失措,像輸光了老本的賭徒拼命反撲,集中各種火器壓制突破口,阻止二營后續部隊的突入。同時,連續發起大規模的反沖擊,妄圖驅逐或消滅突破口上的六連,封閉突破口。

  突破口內外,炮彈尖嘯著成排落地炸開,子彈雨點似的呼嘯著掃來,國民黨軍從三面發起了猛烈的反沖擊。其中最兇的是中間的一股,50多個手持卡賓槍的家伙,邊打邊沖,轉眼間就逼到六連的面前。

  梁廷佐急了,大喊道:“同志們,不要怕,靠上去打,和敵人拼刺刀呀!”他順手抓起一支步槍沖入敵群,戰士們緊跟而上。近戰拼刺刀,敵人的卡賓槍不好使了,前面的敵人被刺倒了,后面的敵人嚇得扭頭就跑。

  打退了敵人的反沖擊后,梁廷佐令五連向南發展進攻,六連向西南發展進攻,七連向西發展進攻,逐街逐屋地與敵爭奪,先后占領了20多個院落,鞏固和擴大了突破口。但全營的傷亡也很大,梁廷佐的6名通信員非傷即亡。

  救被俘人質、破假意投降,打得敵人全軍覆沒

  天亮后,敵人集中兵力對我四團、八團陣地開始了更為猛烈的連續攻擊,并以密集的火力封鎖突破口,切斷了我軍村內村外間的聯系。兩架敵機也來助戰,將成串的炸彈丟到突破口上。盡管敵人攻勢兇猛,但指戰員們仍然像釘子一樣釘在陣地上。

  十多個小時過去了,指戰員們水米未進,忍受著饑餓、寒冷和疲勞,頑強地抗擊著敵人的反沖擊。彈藥打完了,戰士們就冒著槍林彈雨到敵人尸體上去撿,一次次地將敵人扔過來的冒煙手榴彈又扔回去,以一當十地多次與數倍于我的敵人拼刺刀。

  敵人見反攻不成,又生一計。他們吃準了解放軍愛護群眾、不會朝老百姓開槍的特點,再次實施反沖擊時,竟驅趕村里未來得及逃走的群眾走在前面替他們擋子彈,何芳情和奶奶以及干兄弟小五都被敵人驅趕著當成了人盾。見到這種情況,前線指戰員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步步后撤,他們每撤一屋,敵人就放火燒毀一屋。緊急關頭,尹先炳親臨最前線的第四團,指揮部隊以攻為守,沖擊敵人側翼,打退了敵人,掩護群眾逃到我軍據守的院落里。激戰中,年僅12歲的小五因急于擺脫敵人的控制,不幸被敵人開槍打死。

  經過一夜激戰,四、八兩個團傷亡都很大,子彈也快打光,四團只剩下26枚手榴彈,處境越來越艱難。好在突入寨內的后續部隊越來越多,逐漸取得人數上的優勢。

  16日上午10時左右,敵人又發起多路大規模的反沖擊,戰士們再次與敵人短兵相接,展開了白刃格斗。突然,敵1個排攻入二旅前指院內,手榴彈在屋頂“轟轟”地爆炸。鄭統一沉著冷靜,在槍林彈雨中假意要玩撲克牌,向全體指戰員傳達了我軍游刃有余、成竹在胸的氣勢。他這種沉著頑強的精神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一下子震懾了逼近的敵人,極大地鼓舞了全體指戰員的士氣。在鄭統一的指揮和帶領下,沖進來的敵一個排被全殲,使危急形勢得以扭轉。

  戰斗一直在緊張中進行。突然,從敵塹壕中揮出一面白旗,我軍立即停止了射擊。一名敵軍官跳出塹壕,一面揮舞著白旗,一面高喊:“解放軍,請貴軍?;鸩灰俅蛄?,我喊兄弟們無條件投降!”

  陣地前沿的指戰員立即把這一情況向二旅旅部偵察科做了匯報。旅部偵察科的主要任務,一是保護旅指揮所和旅首長的安全,二是刺探和分析敵情,向旅首長提供有關軍事情報。不大會兒,二旅偵察科黃科長帶領偵察班的常文海等戰士來到前沿陣地,把敵軍官帶到旅指揮所。黃科長向他具體交代了我軍優待俘虜的政策,敵軍官表示愿意投降,并表示愿意“戴罪立功”,到陣前向弟兄們喊話。

  當離敵人前沿陣地還有幾十米的時候,那個敵軍官突然拼命地朝著敵陣跑去,隨后,敵人的火力也開始進行猛烈的射擊。所幸由于大家對敵軍官的“投降”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嚴密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當發現他未曾喊話開始逃跑時,指戰員們立即轉回陣地隱蔽,因此無一人傷亡。

  原來,這是狡猾的敵人為了偵察二旅指揮所的方向位置而使出的假投降伎倆。不一會兒,敵軍便組織兵力開始向二旅指揮所輪番進攻,企圖消滅解放軍前沿指揮機關,造成我軍全線崩潰。在這關鍵時刻,旅直屬部隊和偵察班奮勇地向敵軍反擊,一次一次地打退了敵人的猖狂進攻,挫敗了敵人的陰謀。

  戰至中午,敵人的反沖擊被徹底粉碎。四團和八團在縱隊炮火的支援下,打退了敵人各種規模的反沖擊20余次,給敵以大量殺傷,并攻占了半個村子。

  與此同時,村外我攻堅部隊在嘹亮的軍號聲和震耳欲聾的喊殺聲中,突破村寨西門。一縱首長率前沿指揮所隨部隊一同由西門向村內推進,經過多次“拉鋸戰”和白刃格斗后,敵人傷亡慘重,待援無望,失去了固守的信心,企圖尋機突圍。

  發現敵人的突圍動向后,一縱政委蘇振華馬上報請劉伯承、鄧小平批準,調整了兵力部署,把一縱一旅七團調到村北協同二旅對敵實施攻擊,一旅主力進至村西南準備殲滅突圍之敵。

  下午3時,二旅主力向敵發起全面強攻。下午4時,敵人分兵多路向西南方向突圍。一縱一旅旅長楊俊生令各團以最快的速度截擊逃敵,七縱十九旅和二縱主力也分別從西臺集東南及西北向突圍之敵攻擊。

  七縱騎兵團戰士揮舞著戰刀沖進敵群,接著各路部隊紛紛趕到,如猛虎下山,銳不可當,敵人嚇得紛紛舉手投降。經過一天一夜的激戰,敵整編第六十八師3個團6000余人全部被殲。我軍共繳獲各種火炮29門、輕重機槍136挺、擲彈筒28具、長短槍數千支。至此,西臺集戰斗勝利結束。

  包括西臺集戰斗在內的巨金魚戰役一舉殲滅敵人5個多旅,共殲敵16400余人,迫使進攻我解放區的敵主力回援,有力地牽制了敵人主力,配合了華東野戰軍作戰,粉碎了蔣介石打通平漢路的計劃。戰后,一縱司令員楊得志、政委蘇振華簽發命令,通令嘉獎二旅四團二營全體官兵,授予六連“攻似猛虎,守如泰山”的錦旗。晉冀魯豫軍區《戰友報》也登載了二營的英勇事跡。同時,為表彰在西臺集戰斗中犧牲的烈士,一縱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各單位代表向烈士們敬獻了“氣壯山河”匾。

  在西臺集戰斗中,剛剛奉命由晉察冀邊區歸建的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一縱隊首戰告捷,受到鄧小平的高度贊揚。戰斗一結束,鄧小平便和劉伯承一起對一縱予以通令嘉獎,嘉獎電稱:“第一縱隊在半個月行軍后,僅休息兩天,即以急行軍4天參戰,并在定(陶)東作戰中,擔任獨立的作戰任務,達到了殲滅劉汝珍3個團(欠一個營)的目的。該縱隊的強大機動能力和頑強的突擊精神,值得通令全軍表揚。其強行軍能力尤堪學習?!?/p>

  劉伯承在對這次戰役的經驗總結中說:“攻敵所必救,消滅其救者,攻敵所必退,消滅其退者,是求得打運動戰殲滅敵人的好辦法?!本藿痿~戰役再次顯示了劉伯承深謀遠慮、臨機處置、果斷堅決的指揮藝術。因此,新華社評論說這次戰役“證明劉伯承將軍所部對運動戰之運用,已達爐火純青之境”。

  親眼目睹西臺集之戰的何芳情今年已經86歲高齡,回憶起這場惡戰,老人至今還不勝唏噓,他說:“當年國民黨軍隊逼迫老百姓擋子彈,根本不把老百姓當人看,解放軍卻千方百計保護老百姓,戰斗過后還對房屋被毀壞的群眾做出適當安置和補償,這正應了一句話:得民心者得天下!”。

  來源:《黨史縱覽》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