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英烈風采

黃云岸:誓將熱血鑄忠魂

發布日期: 2021-12-24 來源:

    黃云岸,又名黃云庵、黃文安。1897年10月23日出生于通城縣中段鄉黃家邊一戶貧苦農民家里,全家五口,只有一畝多貧瘠的山地。黃云岸長大以后只讀三年私塾就輟學了,后來隨父黃玉山耕種佃田。1923年,由于遭受旱災,欠交租谷,佃田被地主奪去。26歲的黃云岸,被迫到岳陽、哽口、油沖等地當腳夫,掙來微薄收入,維持家中生計。1924年,黃云岸在岳陽南門呂仙亭參加郭亮組織的工人俱樂部。1925年夏,黃云岸回到家鄉通城,與趙世當、黃菊莊一道,組織進步青年和貧苦農民劉書堂、孔憲元、徐步云等20余人,建立“青年讀書團”。他又在中段劉紹成家辦起讀書團,研究馬列主義,討論中國革命等問題。1925年冬,經趙世當介紹,黃云岸、劉書堂、洪金元等3人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在黃家邊成立了通城縣第一個黨小組,黃云岸被選為黨小組組長。從此,他將全部精力投入革命活動,在平江、岳陽、通城三縣交界處的袁家山、牙里坪、千佛寺、鐘家山和崇陽宋家畈等地,協助趙世當開展革命活動,建立地下聯絡站。

  1926年夏,趙世當奉調參加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第六屆學習,黃云岸擔負起領導“青年讀書團”、組織農民協會的全部責任。此時,連續兩年的旱災,使人民苦不堪言,死亡者不計其數。黃云岸帶領農協會員打開馬港觀音堂、河埠壽佛寺、踏水八斗寺等處的公倉和地主豪紳的谷倉,賑濟百姓。8月初,越世當、黃云岸等發展了黃菊莊、徐步云等13人為中共黨員,隨即以共產黨員、“讀書團”成員為骨干,分四路組織農協會員廣泛發動群眾,迎接北伐軍。黃云岸擔任組織工作,他迅速組織擔架隊、柴草隊、茶水隊等,從8月20日至24日,沿武長公路迎送北伐軍過境。并與趙世當等主持在九嶺召開了萬人祝捷大會。

  趙世當隨同北伐軍進縣城,成立國共合作的國民黨通城縣黨部執行委員會。黃云岸和徐步云留在南區(九嶺區)發展共產黨員,組織農民協會,他走遍了通城、平江、岳陽三縣交界地區各村。至1926年底,他秘密發展共產黨員20多人,建立中段、石溪等16個農民協會,會員發展到5100多人。黃云岸成為通城南區和平(江)、通(城)、岳(陽)三縣交界地區農民協會的總負責人。他還在家鄉中段建立黨支部,擔任支部書記。同年11月,通城縣委成立,黃云岸為縣委委員。

  1927年春,全縣開展轟轟烈烈的“三殺”、“兩抗”、“兩減”斗爭。3月中旬,黃云岸率領南區兩千多人,捉拿中段的高利貸主劉士申、土豪楊作興戴高帽子游行示眾,并一直打到下灣頭大土豪李家,開倉濟貧。

  1927年4月,國民黨獨立十四師夏斗寅部進攻武昌被葉挺部隊擊潰后,殘部逃竄通城,破壞國共合作,搗毀縣黨部,解散工會、農會,制造白色恐怖。5月下旬,趙世當、黃云岸等在九嶺靈官橋召開平、通、岳三縣交界地區農民誓師大會,以農協會員為骨干,組織農民自衛軍,提出“不打倒夏軍,決不收兵”。隨后,黃云岸派劉一之化裝潛入縣城內,偵察敵人兵力部署和據點情況;趙世當、黃云岸等人一面加緊訓練農民武裝,準備反擊,一面派出干部聯絡平江余賁民率領的農民自衛軍作為后援。6月23日夜,黃云岸和趙世當率領南區一千五百多名身背梭標、大刀、鳥槍的農民自衛軍,從九嶺山出發,次日凌晨,從東、南、西門分3路向通城縣城進攻。黃云岸率領一支農軍,殺到南門邊,爬上城墻,打掉了夏軍的火力點,進入城內,敵團長姚德安倉惶從北門逃竄。敵團大部被殲,繳槍四百余枝。

  7月下旬,羅榮恒同志受黨派遣,到通城開展農民運動。他下鄉同縣委書記汪玉棠會合后,即重新進行農民自衛軍的組建工作。8月初,羅榮恒先后兩次來到中段,住在黃云岸家里,同黃云岸研究建立農民武裝問題。黃云岸與劉書堂、徐步云、孔憲元等積極活動,很快組織一千多農民參加自衛軍,并收繳了夏斗寅殘部丟下的兩百余枝槍。這時,上級黨組織派人到通城傳達黨的“八·七”會議精神和湖北省委的秋收暴動計劃,羅榮桓、趙世當、汪玉棠、黃云岸等人決定消滅劉秀波團防局,智取通城縣城。此時,原崇陽團防局長、共產黨人葉重開,將民團改編為崇陽農民軍,南下通城。羅榮桓得此消息,立即派人同葉重開取得聯系,并讓黃云岸帶領農軍骨干七十多人,潛伏在縣衙內團防局附近,準備來個里應外合。8月20日上午,葉重開以原崇陽“團防局長”的身份,騎著大馬到縣城,叫開城門。頓時,崇陽農軍一涌而進,活捉了縣團防局長劉秀波,繳槍一百八十多枝。

  國民黨十三軍得悉縣城被占,立即向通城逼近。黃云岸等共產黨員,轉移到九嶺一帶堅持斗爭,并策劃以九嶺為立足點,建立一條南至幕阜山平江,北至咸寧汀泗橋的地下工作線,組織共產黨員打入駐九嶺一帶的國民黨第十三軍十五團內,策動兵變。但由于叛徒告密,潛伏在十三軍內部的十余人,慘遭殺害。黃云岸即遭通緝,遂潛入岳陽。

  1929年夏,黃云岸秘密回到通城,同劉書堂(化名劉朝舉)一起,恢復黨組織,建立施段蘇維埃政權,黃云岸任書記,劉書堂為大隊長。4月,由上海、江蘇黨組織密寄一批革命刊物和文件給通城黨組織,聯絡劉萬順,并由劉轉交黃云岸、劉書堂。此事被通城縣警備隊從郵局查獲,劉書堂被捕犧牲,黃云岸再次潛伏到湖南岳陽、平江等地,爾后參加了紅軍。

  通城縣“鏟共團”團長楊士斌多次逮捕黃云岸未獲,氣急敗壞地對黃云岸的家屬、親友下毒手,其父黃玉山被捕后折磨得雙目失明,逼死獄中;其母被毒毆至死;其妻李氏被迫改嫁;連六歲多的獨子黃英俊,也被捉到靈官橋關押,后被當地群眾救出。黃姓共八人被株連監禁。盡管敵人使盡各種卑劣殘忍的手段,絲毫也沒有動搖黃云岸的革命意志。敵人見硬的不行,便叫黃姓族長黃潤夫派人在蒲圻縣紙棚溝找正在紅十六軍工作的黃云岸勸降。

  黃云岸得知他父母親友被敵人殺害和戰友劉書堂、徐步云被捕犧牲后,萬分悲痛,怒火萬丈。他發誓:我寧愿做共產黨的斷頭鬼,決不做國民黨的座上客。

  1930年,黃云岸率領紅軍的一個中隊到岳陽南沖全殲了岳陽縣“鏟共團”的一個連,活捉了“鏟共團”團長彭正香。1931年,黃云岸任紅十六軍湘鄂贛邊區挺進大隊長,率領紅軍三百余人,進入蒲圻。10月,他率部在大金山與國民黨部隊激戰兩天兩夜,不幸中彈壯烈犧牲,時年36歲。

  來源:咸寧史志網

Copyright @2014-2021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