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黨史>記憶拾貝

回憶在許世友將軍身邊工作的日子

2021/09/07

孫洪憲

  我是許世友在原廣州軍區任司令員時的首任秘書,每當回想起當年與他朝夕相處的時光,心情總是難以平靜。

身居高位,不忘本色

  許世友任原廣州軍區司令員時,黨內職務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可謂身居高位了,但他的一言一行,始終保持著勞動人民和人民軍隊艱苦奮斗、勤儉樸素的本色。

  他經常教育我們不能忘本,他自己更是身體力行,堪稱楷模。

  許世友主張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他和工作人員一起開荒種地。他說,常參加勞動,既保持勞動本色,又鍛煉身體,還有收獲,是一舉三得的好事。他在廣州居住的地方,房前是一片草地,房后是一片竹林,兩邊各有一口魚塘。他帶領工作人員把房前的草地和路兩邊的空地開墾出來,種上各種莊稼和瓜果蔬菜,又把房后的竹林圍起來養雞,在兩邊的魚塘里放養了魚苗。工作之余,他和工作人員一起管理莊稼,喂養家禽,撒網捕魚。工作人員都在許世友家里就餐,我們種的菜自給綽綽有余,剩下的就大筐大筐地送人,軍區首長、警衛連都享受了我們的勞動果實。在購買各種物品都憑票的20世紀70年代,許世友帶領工作人員種菜養雞,既改善了生活,又為國家節省了不少開支。

  許世友乘坐的是一輛普通的北京牌吉普車,機關幾次要給他換一輛轎車,他都不同意。他常年睡的是木板床,只有三尺來寬,幾根竹竿支起蚊帳,跟連隊普通戰士的床鋪沒有兩樣,誰見了都難以相信這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大軍區司令員的床鋪。軍區管理局幾次要給他換成棕床,他堅決不同意。

  許世友對衣著也不講究。我在他身邊工作3年,從沒見他穿過便服和皮鞋,穿的總是軍裝和布鞋,夏天就穿草鞋。即使接見外賓或去北京開會,也是如此。他對穿草鞋有一套自己的理論:干爽透氣,不出汗,不長腳氣,還省鞋子。他把自己打的草鞋分給大家,還教工作人員打草鞋,我們都以跟著他穿草鞋為榮。

  許世友的一日三餐也很簡單。早餐只需兩個饅頭、一碗稀飯、一碟小咸菜。午餐和晚餐,通常擺到桌子上的就是兩葷兩素,全是小碟。葷菜是自家養的雞、魚之類,素菜是自己種的。他常說:“吃飽就行了,吃多了就是浪費?!?/p>

  許世友下部隊視察工作,從不提前發通知,更討厭組織人員迎送。他認為那樣前呼后擁,就像鳴鑼開道出行的封建官僚,勞民傷財,脫離群眾。他的一貫做法是輕車簡從,說去就去,說回就回。他常說,提前發通知,等準備好了再檢查,是形式主義,就像要出嫁的新娘子,免不了要涂脂抹粉精心打扮一番,就是一臉的黑麻子,也會被厚厚的白粉蓋住,這樣就看不到真實情況了。

  我初任秘書時,對許世友的作風不了解,一次隨許世友下部隊,我提前通知了有關部門。許世友一走進營區,迎面看到的是列隊歡迎的官兵,他非常生氣,一臉怒容。

  當他知道是我提前發了通知時,嚴肅批評我“幫倒忙”。這件事對我教育很大。在我之后幾十年的軍旅生涯中,特別是擔任團和師的領導后,下部隊檢查工作,都自覺學習和實踐老首長求真務實的工作作風。

情感細膩,寬以待人

  許世友以個性剛烈聞名于世。其實,許世友也有非常細膩的一面。他以他獨特的方式關愛身邊每一個工作人員,遠不像傳說中的那么“兇”。

  逢年過節,什么節日吃什么飯,許世友都有講究,而且安排得非常周到。尤其是中秋節、春節,他一定要和全體工作人員吃一頓團圓飯。中秋節他還會吩咐廚房做月餅分給大家,說“賞月不想家”。聚餐時,乒乓球臺成了大餐桌,許世友會把自己的好酒拿出來招待大家,并和工作人員輪流敬酒,那融洽而熱烈的氣氛令我至今難忘。

  許世友身為大軍區司令員,每天都忙于軍隊建設的大事,但只要有工作人員家屬來隊,他都會安排一起吃頓飯,聊聊天。

  1974年5月,我愛人來隊探親,許世友知道后,親自交代廚房多加幾個符合北方人口味的好菜來招待。當我帶著愛人來到許世友的住處時,他親自在門口迎接,問長問短,就像一個父親見到了久別的孩子。在交談中,當許世友得知我愛人的父親當年跟他一起打過日軍時,情緒非常高漲。吃完飯,許世友取出一張他自己的照片,簽上自己的名字送給我愛人,深情地說道:“孩子,這張照片帶回去給你父親看看,就說我許世友想念膠東的父老鄉親??!”這張珍貴的照片至今還珍藏在我們的相冊里。

  許世友胸懷寬廣,對工作人員的過失,只要不是品質問題,他都能寬容。

  有一次許世友乘車外出,他坐前排副駕駛位置,坐在后排的警衛干事擺弄著手槍。突然間“砰”地一聲響,走火的子彈貼著許世友左耳打到車前的玻璃上。好懸??!如果子彈再向右偏5厘米,后果不堪設想。

  回到家里,警衛干事驚魂未定地坐在那里,等候處理。在那個年代,這件事說有多大就有多大,我們都替他捏著一把汗。后來,軍區保衛部門介入調查,當有關部門征求許世友對這個警衛干事的處理意見時,他的態度非常明確:“他不是故意的。這位同志跟隨我多年,非常忠誠,我的意見,一不處分,二不調走,吸取教訓,引以為戒就行了?!痹S世友如此寬容,令所有工作人員頗為感動,特別是那個警衛干事,認真吸取了教訓,更加盡職盡責,在后來也有了很好的發展。

能武能文,嗜書如命

  戎馬一生的許世友,總被一般人理解成一個“重武少文”的武將。其實,許世友嗜書如命。他每天除了批閱文件、學習軍區黨委中心組規定的書籍外,還抽出時間閱讀歷史和古典文學。

  平時他最鐘情的是《水滸傳》《西游記》《三國演義》《封神榜》等充滿英雄主義氣概的古典書籍,欣賞的就是古代那些行俠仗義的綠林英雄。像“武松醉打蔣門神”“魯智深拳打鎮關西”“三英戰呂布”等章節,他百看不厭,甚至倒背如流。當然,他讀得最認真的還是毛主席囑咐他閱讀的《紅樓夢》《漢書·周勃傳》和《天體運行論》等書籍。

  許世友在原南京軍區任司令員時,毛主席曾托他給南京紫金山天文臺捎過書,那是一冊合譯本,包括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和布魯諾的《論無限性、宇宙和各個世界》。毛主席囑咐許世友:“你們也要認真看一看這類自然科學書籍?!?/p>

  1973年12月,毛主席在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前會見了各大軍區負責人。毛主席當眾問許世友:“看沒看過古典小說《紅樓夢》?”許世友回答說:“看過了?!泵飨f:“《紅樓夢》是一部歷史小說,讀《紅樓夢》不是讀故事,而是讀歷史。中國古典小說中,寫得最好的是《紅樓夢》。讀一遍不行,要堅持讀五遍才有發言權?!痹S世友表示:“堅決照辦?!泵飨€提醒說:“你們只講武,愛打仗,還要講點文才行??!”

  許世友到原廣州軍區上任后,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靜下心來閱讀《紅樓夢》《天體運行論》《漢書·周勃傳》。他把毛主席送給他的30本《天體運行論》分發給軍區常委,還給身邊的工作人員人手一冊。許世友總是頗為自豪地強調:“讀這些書是毛主席交給我的任務,你們也得好好看一看?!?/p>

  在這段時間里,許世友散步的時間減少了,每天批閱完文件就坐在屋里認真閱讀《紅樓夢》。許世友看書極其耐心和投入,左手拿放大鏡,右手握紅藍鉛筆,重要的段落畫上紅線做記號,還把精彩的詩詞背下來,時不時就在大家面前背上幾段。軍區開常委會的時候,他也會通報自己的讀書情況:“我已經看過第一遍了?!边^一段時間他又宣布:“我已經看了第二遍了?!?/p>

  許世友年齡大了,眼神有些不太好使??戳藘杀楹?,他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說:“書中精彩的部分我都做了記號,你給我用大號字抄下來,我看著方便?!彼鲇浱柕牟糠执蠖际窃娫~、典故、警句等,有些段落還特別長。為此,我專門設計了一種稿紙,也是16開大的,每頁只可容納120字,每個字像紅棗一樣大,許世友看得清楚,非常滿意。每次看完,他都會在稿紙右上方空白處簽一個大大的“許”字。這么多年過去了,許世友當年戴著深色老花鏡伏案讀書以及他給我們背誦書中精彩詞句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我從1973年12月29日到許世友身邊工作,到1976年8月調任他處,前后將近3年。3年時間不算長,但許世友司令員可親可敬的形象永遠留在了我的記憶里。

 ?。▉碓矗好貢ぷ?、學習強國平臺)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