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黨史>記憶拾貝

親歷上甘嶺戰役

2021/09/28

張計發 口述 葉松 整理

  張計發,1926年12月生,河北省贊皇縣人。1945年6月參軍,1947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參加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榮立特等功4次、一等功2次。

  1952年,朝鮮戰場呈現膠著態勢。這一年秋,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向我軍發起了“金化攻勢”,作戰雙方在約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陸續投入作戰兵力共10萬余人,這場戰斗發展成戰役規模。10月14日凌晨3點半,上甘嶺戰役拉開序幕。當時,我因為負傷在師部醫院住了七八天,回到部隊后,我所在的七連已經參加戰斗,所以我沒能趕上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戰斗。我在團部待了沒幾天,七連就撤下來休整了,參謀長命令我繼續帶好這支隊伍。

奪回597.9高地表面陣地

  10月30日,上級下達朝鮮戰場中線決定性反擊命令,七連的任務是參加上甘嶺戰役第三階段的戰斗,奪回五圣山東麓咽喉的上甘嶺597.9高地表面陣地。受領任務后,全連整裝待發,直奔上甘嶺。

  進攻時間定在當天夜晚10點,戰斗的目標是把陣地奪回來,全面恢復我軍對597.9高地的表面控制權。戰斗順序是炮兵先打三個急襲:第一個急襲10分鐘,主要是對目標陣地破壞性的摧毀,然后停10分鐘。第二個急襲還是10分鐘,停5分鐘;四連在最前沿的坑道內,距敵最近,這時在炮火停止后組織幾個人出來,連沖帶喊帶打槍,給敵人造成我們發起沖鋒的假象,誘敵展開進攻,佯攻的時間不超過1分鐘,立即撤回。第三個急襲就是鋪天蓋地地打過去,還是10分鐘,目的是消滅跑到陣地上的敵人。三個急襲后,表面陣地上的敵人和工事基本上摧毀70%以上。

  炮火之后,隨即發起沖擊。上級要求第一批沖擊的連隊要跟著炮彈上,寧可讓掉隊的炮彈打倒我們一兩個自己人,也不準敵人從坑道里出來,不給他們還擊的時機。

  按計劃,四連第一批沖擊,跟著炮火上,把敵人堵在工事里,在工事里將其消滅,陣地就會很順利地奪回來。如果四連拿不下陣地,則六連強攻把陣地拿下。如果六連沒有力量堅守,這時七連頂上去,目標很明確,無論如何也要占領陣地。

  可是四連指導員沉不住氣,提前1分鐘下令沖鋒。就這短短60秒的時間,三四十個人被打得失去了戰斗力,十幾個人倒下了,剩下的二十來人根本沒法繼續進攻。四連沒有按預期將敵人堵在工事里。敵人沖了出來,這給我們下一步的進攻帶來很大困難。

  六連只好提前發起沖鋒。受敵人火力壓制,傷亡很大,六連長萬福來也受了重傷,六連沒有拿下陣地。

  此時,敵人已經得到充分的喘息,情況更加嚴峻。我方沒有炮火支援,只能靠手中的武器沖鋒,而此時敵人火力已全面展開,壓得我方無法還擊。

  緊急關頭,負責指揮的二營參謀長張廣生派人把我叫到4號坑道。我剛進坑道就看見萬連長躺在那里,滿臉是血,但意識清醒。見我進來,他指指里面,大概是想告訴我參謀長在里面等我。參謀長見到我就說:“六連傷亡很大也沒上得去,你們連趕快上,不惜一切代價把陣地拿下!”

  我接受命令后急忙向外面走去,帶上七連戰士往上沖,敵人后續部隊也在往上沖,狹路相逢,拼的不僅是武器,還有膽氣。

  突擊排的戰士端著沖鋒槍,冒著槍林彈雨硬是沖了上去,一梭子子彈打完了,接著就是一排排的手榴彈投了出去,然后又是一梭子子彈、一排排手榴彈。敵人被我們的氣勢嚇退了,我們終于占住了山頭。

  但沒過多久,敵人趁我們立足未穩,立即組織力量反撲。只見黑壓壓一片锃亮的鋼盔,臭蟲般密密麻麻地向陣地撲來,我們拼全力反擊。

  我連突擊排連續沖了三次才把整個陣地占領。隨即三個排都上到了陣地,火力得以全部展開,沖著四面一齊開火,徹底把敵人給壓了下去,穩固了陣地。

  至此,我們一舉恢復了1號、3號、9號陣地,恢復了597.9高地上主要陣地的控制權。

為榮譽而戰,堅守24小時

  我們占領597.9高地表面陣地后,敵人開始了瘋狂報復,每日落彈十幾萬發,表面陣地2米多厚的巖石被打成了粉末,所有的工事自然也蕩然無存。

  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要守住陣地真是非常艱難。為了保存實力,我命令大部分人撤進坑道,陣地上只留一小部分人觀察,只要發現敵人開始進攻,部隊立即運動到作戰位置進行回擊。

  為了激勵戰斗情緒,黨支部提出“為犧牲的同志們報仇!為祖國爭光!為祖國人民立功!輕傷不下火線,重傷不累好人,一人為整體負責!”等一系列戰斗口號。上陣地前,營長給我們傳達了上級指示:只要在表面陣地上堅持24個小時,不管是個人還是單位,都要給予一定的榮譽稱號。我教育大家為榮譽而戰。

  31日下午4點鐘,七連加上三連后續補上來的戰士,有戰斗力的不到30人。天色漸漸暗下來的時候,敵軍300多人向我們撲來。我萬分焦急,趕緊向團長請求支援,可是團里各部隊都在陣地上,團長急得團團轉。

  按照師部原先的戰斗部署,我們一三五團攻下陣地后,八十七團應在31日晚上接替我們??涩F在天還沒黑,我們的人就快打光了。

  敵人顯然是不愿夜戰,企圖以絕對優勢兵力在天黑之前速戰速決,一舉奪回陣地。他們幾百人一起往上沖鋒,黑壓壓的一片,源源不斷地向陣地擁來。

  在這危急關頭,我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管炮兵的副師長唐萬成。我馬上命令步話機員接通電話:“副師長!副師長!王八上來了,我們還剩二十幾條了!”“王八”是指敵人,“我們二十幾條”是隱語(意思是我們還有二十幾人可以戰斗)。因為步話機是明碼通話,敵人也能聽到,不能暴露我們的實力。

  “有多少王八?”副師長問。

  “300多,就快要爬到我們9號陣地上來了!請求炮火從9號陣地100米處開始往下壓?!?/p>

  炮彈呼嘯著飛上陣地,一陣電閃雷鳴,200多個敵人炸死在了陣地上,一只“王八”也沒爬上來,我們高興地歡呼起來。在炮兵兄弟的支援下,我們堅持到了傍晚。

三天三夜的堅守

  當天夜晚8時許,八十七團一位副排長帶領一個班趕上來了。這個班的兵力對我們來說,可真是雪中送炭。戰斗一直持續到午夜時分,我清點人數后發現,除了我們七連8人之外,八十七團上來的人也寥寥無幾了。

  算算時間,后續的部隊應該就快到了,我們應該可以堅持到那個點。于是,我對八十七團副排長說:“謝謝你們的支援,現在敵人的進攻少了,你們趕快回去向你們團長報告這兒的情況吧!”

  剛送走八十七團的同志,我們團的通信員就到陣地上來了,他帶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我們七連已經圓滿完成戰斗任務。通信員接著說:“團長命令,你們一個排留下一個人,你留下,再留一個通信員給后續部隊當顧問,其他的都撤回去?!?/p>

  我說:“你趕快報告,我們就剩下8個人了,我的意見是要么都不下去,留下來繼續戰斗;要么我一個人留下,他們7個都下去?!?/p>

  過了半個鐘頭,通信員回來說:“首長同意張連長你的意見,你一個人留下,他們都回去。不過有一條,凡是上來的部隊都歸你指揮,但是丟了陣地也由你負責!”

  11月1日1時,后續部隊上到陣地。

  次日1時,十二軍九十一團三營八連奉命上來守衛陣地。按照原先的部署,大部分人撤進坑道,根據敵情變化靈活調動兵力,在有效保存自己的同時,大量消耗敵人,我和九十一團同志又戰斗了24小時。

  至此,我在陣地上已經打了三天三夜,嗓子啞得說不出話來。通信員私下將我的情況報告給了團長,團里派我們連副指導員來到陣地,換我下去休息。

  我內心并不想下去,雖然三天沒吃沒喝,但是精神高度緊張,竟然一點也不累,感覺身上都是力氣,還可以繼續戰斗。但是,上級命令我下去是對我的關心和愛護,也是對副指導員的信任,我不能再多講。

  當天夜里10點左右,我開始動身出發。臨走前,我到小坑道里拿了5支嶄新的卡賓槍。這是我們在戰斗中繳獲的,有一整箱,都沒有用過。我心里盤算著,帶回去給我們連3個通信員一人一支,再給營里兩支。

  說來也怪,正當我往回走的時候,突然覺得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居然挪不動了。于是,我一咬牙,狠狠心,扔掉了一支槍,后來又扔掉了兩支,只帶回來兩支。

  從597.9高地上撤下來后,我先向營、團首長匯報戰斗情況,然后回到連隊。全連的同志一起來迎接我,見到他們我心里感到暖烘烘的,經歷了一場生死與共的戰斗后,我們的感情又一次得到升華。

  后來,我們七連被授予集體一等功,我和指導員分別被授予一等功,軍黨委授予七連“攻的勇猛,守的頑強”光榮稱號,授予我“軍政雙全的好連長”榮譽稱號,并在全軍通報表揚。

 ?。▉碓矗簩W習時報))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