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黨史>記憶拾貝

聯合國恢復我國合法席位的回憶

2021/10/27

高 梁

  1971年10月25日,被剝奪達22年之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終于得到了恢復。接著,我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了正在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大會。

  我作為代表團先遣小組的成員,親身經歷了這些激動心弦的日日夜夜。

  1971年初,我從“文革”中解放出來,恢復了工作,在新華社國際部從事編輯有關美國和聯合國方面的稿件。

  記得這時,美國總統尼克松入主白宮已兩年,他面臨著一系列的困難和矛盾,如國內經濟衰退、國際上與蘇聯尖銳對抗、在越南戰場陷入泥沼等。為了與蘇聯抗衡和擺脫侵越戰爭困境,尼克松開始考慮要調整對華關系。他曾多次公開宣稱,美中關系必須和解,并表示他有訪華的愿望。

  中國方面密切觀察著尼克松的每次講話和行動。毛主席、周總理從世界戰略出發,曾以公開談話和私下傳遞口信的方式,表示同意尼克松總統派特使或由他本人來訪。

  1971年3月,第3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引發了震驚世界的“乒乓外交”。接著,美國國務卿基辛格作為特使秘密訪華,隨后發表了尼克松總統將于1972年初訪華的公告。這種國際形勢的變化,推動了許多國家宣布同我國建交。在聯合國內部,對于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問題,第三世界許多友好的國家在大會內外加緊了攻勢。而一些原來追隨美國的國家,看到美國總統即將訪華和美中關系改善,因而也要同中國改善關系,表示投票支持中國。

  1971年8月間,距第26屆聯大開幕已近,我立即投入大會報道的準備工作。我將聯大每年討論我國代表權的情況,編寫了一張圖表,供總編室參考。從歷屆大會看,自1951年至1960年,美國運用了所謂“暫時予以擱置”的手法,阻撓了大會對中國代表權的討論。到1961年,由于第三世界特別是非洲新獨立國家在聯合國中增加,贊成恢復中國合法席位的國家一年比一年多,美國已難阻撓把中國代表權列入議程,不得不改變手法,把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席位的提案作為需要2/3多數票才能通過的所謂“重要問題”,來繼續阻撓中國進入聯合國。直到1970年,在25屆聯大上,美國的所謂“重要問題”提案獲得的票數已比歷屆大會的票數大減,勉強獲得通過;而支持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23國關于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席位和驅逐臺灣代表團退出聯合國的提案,卻以51票贊成、49票反對、25票棄權而在大會上第一次贏得了多數。雖然這一提案因不足2/3的票數再次被否決,但這已十分明顯地預示,中國代表權問題在第26屆聯大的表決將發生新的重大變化。因此,大家都在密切跟蹤注視著聯大形勢的發展。

  當時,美國當局已經處于十分矛盾、極為困難的境地。他一方面宣布同中國要改善關系,另一方面仍千方百計地阻撓聯合國恢復中國的合法席位。據外電報道,在第26屆聯大召開前,美國曾派員“在數十個外國首都進行了全力以赴的外交活動”,“在聯合國內外跟100多個國家的代表談了200多次”。美國還用“答應提供援助或者暗示要撤銷援助”的方法進行收買或威脅。同時他又改換手法,同日本串通一起,制定了一個所謂“雙重代表權”方案,即“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保留中華民國會員資格”的公開兜售“兩個中國”的提案。另據報道,臺灣雖然不同意這個提案,但也最終被迫勉強接受了。為了做最后的抗衡,臺灣派出一個包括許多顧問在內的龐大的40人代表團,在大會內外施盡其“追、拉、守、盯”的戰術,開展了一番拉票的活動。

  第26屆聯大從10月18日起到24日,討論了中國代表權問題,這期間共開了12次會,會上有74國發言,辯論空前激烈。到了關鍵的10月25日紐約時間下午3點半 (北京時間為26日凌晨4點左右)),正當我值夜班,外電的報道增多起來。大會就一些臨時提案和程序問題仍在激烈爭論,空氣十分緊張。經過6小時的爭論,直到深夜,大會終于決定按順序就三項提案進行表決:一個是美國所謂的“重要問題”提案;接著是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23個國家的提案;最后是美、日所提的“雙重代表權”提案。

  在紐約時間當晚約10時,大會開始對美國的“重要提案”進行投票,人們從電子計算牌上出乎意料地看到,此提案以59票反對、55票贊成、15票棄權遭到否決,而投反對票或棄權票者甚至有美國的不少“盟國”。這時,外電雪片般地飛來,報道了當時的情景:會場里情緒沸騰,爆發了長達兩分鐘的熱烈掌聲。當時,慌了手腳的美國代表喬治·布什( 即后來任總統的老布什))再次走上講臺,提出在表決23國提案時刪去其中關于驅臺的一節,這一提議立即又被否決。臺灣“外交部長”周書楷見大勢已去,即率團離開會場,并宣布從此退出聯合國。在人們充滿興奮激動的情況下,大會就23國提案進行表決,結果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壓倒多數獲得通過。這時會場情緒再次沸騰起來,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代表站起來高喊:“我們勝利了!”“中國萬歲!”他們互相祝賀、握手、擁抱,特別是一些非洲國家的代表流著興奮的眼淚,高興地舞蹈起來,出現了聯合國歷史上空前未有的盛況。在這種情況下,美、日的“雙重代表權”提案也就成了廢案而未再表決,他們策動的“兩個中國”計謀終于土崩瓦解了。

  讀著這些消息,我和編輯部同志們的心情不知多么激動,多么興奮。我們立即把這些消息通過總編室迅速向中央領導反映。同時就大會的投票情況趕寫了一篇較長的綜合報道。

  應當說,由于形勢發展得特別快,當時許多同志,包括我自己,都在思想上準備不足,未曾想到,我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問題會解決得這么快、這么早,而且獲得了這么多的支持票。

  其實,也不光我們沒想到。就在這天早上,美國總統尼克松的特使基辛格剛剛結束在中國的第二次訪問啟程回國。在離開中國前,周總理已經得知聯大表決的結果,但當時未向基辛格講,以免他難為情。在駛往首都機場的途中,為他送行的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曾有意問到,今年聯大中國席位能否恢復,基辛格不假思索地說,今年你們進不了聯大,待明年尼克松總統訪華后,估計中國“就能進去了”。

  在第26屆聯大通過恢復我國合法席位的提案后,由于大家思想準備不夠,有關部門的許多同志還在討論我國應否派代表團參加大會的問題。正在這個時候,毛主席有了果斷明確的指示,馬上就組團去,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不去就脫離群眾了。他還親自審定了代表團成員的名單,并要求在代表團離京時,所有中央政治局委員都到機場送行。

  周總理為派出代表團的事宜和制訂出席大會的政策方針等,親自指示,周密安排,不分晝夜地操勞。代表團全體人員的名單也都經過他親自審定批準。

  11月2日,我得到總社通知,要我立即去代表團報到。我原來是派去做新華社隨團的記者。但到代表團報到時,我國代表符浩通知我說,根據需要,代表團已決定派我率領先遣小組先去紐約,并且要我三日內起程。顯然,任務是十分緊迫的。我隨即在三天之內辦理了一切出國手續,趕制了行裝,準備出發。

  11月5日晚,也就是先遣小組出發的前夕,周總理在中南海會議廳召見代表團所有人員,我也有幸參加。他的神態輕松而豪邁,把大家一個個地叫起來,關心地詢問了每人的情況,有時還親熱地囑咐幾句。當我站起來時,他殷切地說:“你帶領先遣小組早去幾天,這很好,可以先了解些情況,為代表團到達做些準備?!?/p>

  然后,他諄諄教導大家,要在聯合國真誠地同一切愛好和平、主持正義的國家團結合作,要保持謙虛謹慎作風,切忌大國主義。他反復叮囑大家“要臨事而懼,但又要有信心”,“原則要鮮明,要堅持,具體問題還要慎重,要調查研究?!彼f,“裁軍、中東、印支、印巴、種族歧視等問題,聯合國討論過多少年了,我們要心中有數?!彼€仔細詢問了代表團的各項準備工作,并給予及時的指示。

  在這次接見中,周總理最后審定了代表團團長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稿。他詳細談了這次出席大會的原則精神和方針政策,然后要一位同志把他已修改過的這個發言稿再逐段逐句讀一遍,他一邊聽,一邊又做了些補充。許多重要段落都是經過他字斟句酌敲定的。

  接見結束時,已是凌晨1點多鐘,這時,他要服務員給每人端來一碗熱騰騰的湯面,招待了大家。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