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記憶拾貝

三千里進軍大西南

發布日期: 2021-12-28 來源:

楊彧 口述 宋國昌 整理

  楊彧,1929年11月出生,1944年參加“青年遠征軍”,1949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為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第十六軍軍部文工團團員,1951年和1953年先后兩次入朝,1955年復員,1986年離休。

  我于1949年5月底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第二野戰軍第五兵團第十六軍軍部文工團的一名文藝戰士。我入伍不久,部隊開到江西玉山休整,準備于8月進軍大西南。

大進軍前的準備工作

  8月份,部隊開始了“三千里大進軍”,解放大西南的偉大征程。當時,解放全中國的勝利大局已定,在解放區人民的全力支持下,部隊生活條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戰士們每人發了一把牙刷和少量食鹽(當時缺乏牙膏,只好用食鹽替代),每月還有兩角錢的生活津貼,可以買些肥皂或買包煙。我們的服裝都是用冀魯豫解放區人民手工織的“老粗布”縫制的,干部戰士一個樣,上裝是“中山服”,前衣襟上有四個口袋,下裝則是傳統舊式的緬襠褲,大褲腰折起來,用一條帶子捆扎腰間。鞋是當地人制作的被稱為“虎頭鞋”的方頭布鞋,解放區的老百姓為了盼子弟兵多打勝仗,唯恐布鞋做得不結實,鞋幫納得像皮鞋那樣硬,鞋底有一公分厚,非常耐穿。為了美觀,還在鞋面上加了兩根杠杠做筋,河南人稱此鞋為“踢死牛鞋”,穿上它,走起路來“咚咚”作響,非常神氣。不過,行軍打仗長途跋涉,常常把腳磨得疼痛難忍,甚至磨破腳皮。所以,我們不得不痛下狠心,在磨腳之處上方挖開一個洞開“天窗”,讓腳舒服些。于是有人開玩笑說:這叫“打開天窗說亮話”“舒不舒服腳知道”。

  在艱苦而緊張的大進軍中,全軍上下非常注重文化學習。上級領導經常教育和勉勵我們說:“沒有文化的軍隊是愚蠢的軍隊,何況,全國勝利以后我們還面臨著建設新中國的光榮任務呢!沒有文化肯定不行?!彼源蠹覍W文化的積極性都很高。

  當時,各連隊都有文化教員,全國勞動模范、創造“速成識字法”的祁建華同志,就出自我們十六軍。戰士們為了邊行軍邊學習文化,讓文化教員把生字寫好,貼在前面戰友的背包上,邊走邊讀,學得非常認真;連戰斗間隙也不放過,在戰壕里照樣學習。我們文工團的年輕同志,雖然絕大多數是知識分子,但在學文化的高潮中也不甘落后。每個月首長給每位同志發一張白紙,大家如獲至寶,小心翼翼地把它剪裁好,裝訂成小小的筆記本,方便天天學文化。為了把筆記本弄得精致好看一些,不少戰友向會吸煙的同志討要包裝香煙的硬紙盒,再從破舊的軍裝上剪下一塊布,包起來,做成筆記本的殼面,美滋滋地裝在衣袋里,隨身攜帶,方便時刻學習。

  大進軍行動前,部隊要輕裝,上級規定:每個人的背包包括被子、墊單、內衣、外衣、鞋襪毛巾等生活用品不準超過四公斤重,大家把平時喜歡的其他東西都輕裝了,但心愛的自制小筆記本是決不會丟掉的。

進軍途中彈棉花

  我們從江西玉山出發,高唱著雄壯歌曲“解放軍,大進軍,千軍萬馬向前進,咱們進軍大西南,咳!解放全中國。解放全國人民靠咱們,呀嗬咳哼咳!”踏上了向祖國大西南三千里大進軍的征途。

  為了早日解放大西南,部隊行軍用的是日本繪制的高精度軍用地圖,部隊風雨無阻、日夜兼程,基本上每日行程30公里左右,必要時一天甚至走70公里,大家的體力嚴重透支。剛進入湖南境內,一位同志突然倒地身亡。因部隊不能停下前進的步伐,首長命令我和另一位同志負責善后。掩埋好這位同志后,我們倆為死亡戰友合奏了一曲“追悼曲”以示祭奠,然后去追部隊。

  有一天,部隊以70公里的速度日夜向目的地行軍,蘇聯派出電影攝制組隨軍行動。部隊走進一個大山溝,看到前面山頭正在進行激烈的戰斗,電影攝制組立刻投入緊張的戰地拍攝。這次戰斗中,我軍活捉了一個國民黨的軍級軍官。紀錄片《大西南凱歌》,就是在這次戰斗拍攝基礎上制作的,片中有些細節是由我們文工團成員扮演而補充拍攝完成的。

  中秋節那天我們在湖南邵陽,盡管是在緊張行軍途中,我們也過了個節。上級特意弄了些花生來,當天晚上到了宿營地,大家吃完飯,安頓好鋪位,洗了腳,就在院子里圍成一圈席地而坐,吃著花生,談笑賞月。圓月如銀盤高懸于空中,漫天銀輝如洗,大地一片皎潔,令人心曠神怡,大家在這異域他鄉盡情地享受著節日的快樂。

  中秋節過后,氣溫下降得厲害,寒冷的冬季即將到來,該做御寒的服裝準備過冬了。但行軍途中,不可能有時間停下來制作冬裝,部隊服裝廠也無法隨急行軍的部隊一起行動,所以只好靠戰士們的雙手了。上級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公斤多的籽棉,并交代說:“這就是今年過冬的棉衣了,你們要自己動手,制作棉衣?!彼悦康揭粋€宿營地,大家就圍坐一起摳籽棉。老鄉們聽說后紛紛自覺加入到我們摳棉籽的行列。房東老大娘還特意送來一部土“軋花車”,并手把手地教我們使用。棉花朵從軋花車上擠過去,棉籽便脫離了棉花朵,雖然每次只能塞進一二砣棉花骨朵,但比起用手一個個地摳,要輕松省事并且快多了。

  脫完籽后,我們弄來一些荊棘條子,把脫了籽的棉花鋪在地上,關起房門,用荊棘條抽打。但見棉花在荊棘條上飄舞,大家也笑聲飛揚,場面十分熱鬧歡快。有位同志觸景生情,模仿著在延安時期所唱的歌曲《紡棉花》,編唱了一首《彈棉花》,引得大家齊聲跟唱:“太陽出來磨盤大,你我都來彈棉花。荊棘條兒緊緊捏在手,打得那棉花笑哈哈。抽呀打呀!打呀抽呀!一天就彈出二斤花?!?/p>

行軍途中趣事多

  夜以繼日長時間地行軍、打仗,疲勞是肯定的。為了保持精力和體力,大家想了很多辦法:有的編一些有趣的小故事或短笑話,你說我應互相逗樂著提神;有的一路走一路做“碰球”游戲:把身邊的同志依次編上號,按編號稱為一球、二球、三球……從一號開始呼叫:“哼!我的一球碰到你的二球!”二號聽到后馬上回應:“哼!我的二球碰到你的五球!”五號聽到被碰,馬上呼叫:“哼!我的五球碰到你的四球!”就這樣不知不覺中能走很遠的路。

  然而用這樣的方法驅除疲勞,效果畢竟有限。夜行軍上半夜還好,到了下半夜,上下眼皮直打架。有時候竟然在急行軍時睡著了,睡得那么香甜,甚至還打起鼾來,雙腳依舊機械地邁著腳步,迷迷糊糊中跟著前面的同志行進。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在睡夢中走了多遠的路程,直到前面的同志突然停下腳步,緊跟其后的一頭跌撞在前面同志的背包上,這才打個激靈一下子醒來……走山路時還會一不小心摔倒在路邊的溝溝或坡坎里。經過湖南時,部隊沿著鐵路干線的鐵軌前進,常常有人因為睡得迷迷糊糊,而從高高的路基上一骨碌滾下坡去,摔醒后一聲不響地再爬上坡來,跟著部隊繼續前進。

  一次林間急行軍,一位小戰士邊走邊打瞌睡,不小心碰到前面一棵大樹脫離了隊伍,小戰士一直頭抵大樹站著大睡,等到首長發現小戰士掉隊派人返回尋找時,看到小戰士仍一動不動地站著睡覺。這個事回來講給大家聽,逗得個個捧腹大笑。

 ?。▉碓矗骸栋倌瓿薄?020年第4期)

Copyright @2014-2021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