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記憶拾貝

劉謙:我在息烽集中營淬煉了革命初心

發布日期: 2022-01-06 來源:

段志強

  息烽集中營幸存者劉謙因為反對當特務而獲罪,他入獄時雖然不是共產黨員,但在獄中受共產黨人影響而漸漸堅定信念,并于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獄中生涯對他而言,是一座特殊的革命熔爐。2007年10月,劉謙去世。2020年,他的二女兒劉燕華和小女兒劉靖講述了父親曲折的人生經歷。

  劉謙,出生于1922年4月22日,籍貫江蘇省淮陰縣。1944年,日本鬼子打到貴州獨山,劉謙正在貴陽一所小學當教師。由于日本人的侵略,人們四處逃難,正常的教學秩序被打亂,劉謙一個人在貴陽舉目無親,生活沒有著落。一天,他無意中在街上看到西南電訊班招生的廣告,一打聽,說是西南電訊班在重慶。他想,重慶是國民政府所在地,到了那里可以參加打日本人的隊伍,于是報了名并被錄取。

  在電訊班學習了一段時間后,劉謙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聽人議論說,這個西南電訊班實際上是國民黨特務訓練班。由于劉謙曾當過小學教師,對政治有所了解,而且用他的話說,“我從來沒有干過特務,既沒有特務親戚,也沒有特務朋友”,所以他萌生了逃跑的念頭。

  經過一番謀劃,劉謙逃出國民黨特務訓練班,從重慶回到了貴陽,躲在一個朋友家里。三天后,劉謙正在貴陽百鳥書屋閱讀書籍,忽然聽到有人喊了一聲“劉老師!”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穿長大褂、手持一把手槍的人用槍抵著他。來人是國民黨軍統特務,劉謙被逮了回去。

  被抓回去后,一個特務訓練班的負責人勸劉謙再回特務訓練班參加培訓,劉謙堅決不從,說道:“我是絕不回去的,砍頭就砍吧,你們想咋辦就咋辦,槍斃也好,殺頭也罷?!碧貏胀{劉謙說,如果不回去,就把他送到“大學”去。劉謙知道,所謂“大學”,就是息烽集中營。他聽人說過,只有死囚犯才被送到息烽集中營關押,凡是被關進里面的犯人,基本上是活著進去,死著出來。劉謙沒有屈服,抱著必死的信念被關進息烽集中營里面,監號913。

  對于在息烽集中營的這段經歷,劉謙曾經回憶說:“我被特務從貴陽抓捕送到這里(指息烽集中營),剛踏進這人間魔窟,監獄的警衛就開始對我搜身。他們把我身上所有的錢物都搜去了,連褲帶、鞋帶都被解掉。搜完身,我就被帶到一間狹小的囚室外面,特務把我往里一推,關上房門就走了。囚室里一片漆黑,鋪蓋行李等什么都沒有。人在里面站不直,只能坐在陰冷潮濕的地上,看不到一絲光線,坐累了就靠墻睡一會兒。到吃飯的時候,送飯的從門洞塞一碗飯進來,吃的是鹽水泡飯,且是老陳米煮的,里面沙子、石頭、老鼠屎等各種雜物都有。后來,我被轉到另一間囚室,里面關著好多人。睡覺時,每人只有一尺三寸的鋪位,只能側著身子睡,根本不能平躺著睡?!?/p>

  劉燕華回憶說,父親當時只有20多歲,他此后曾說過:“那時我是一個政治上幼稚無知的青年,在人生道路上,第一次就進入這人間地獄,從此似乎成熟了很多,嚴酷的現實比任何教科書給我更生動、更有力、更刻骨銘心的教育。從此我被現實強有力、不可抗拒的無形力量影響了終身”。

  在獄中,劉謙看到了國民黨反動派特務的殘暴,了解到一些共產黨人雖然被關押了好幾年,身心飽受摧殘,但一直英勇不屈,哪怕最后犧牲在國民黨特務的屠刀下,卻一直保持著堅定的革命信仰,對此,劉謙深為敬佩。

  當時被關押在息烽集中營的人員,在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羅世文、中共川西特委軍委委員車耀先以及獄中黨支部的領導下,逐漸形成一個對敵斗爭的堅強堡壘。獄中黨支部將那些與黨失去聯系的黨員組織起來,為他們在獄中與敵人斗爭提供了組織保證。在獄中黨支部的領導下,革命者們挫敗了監獄當局的連坐法,并取得了改善伙食、痛打叛徒等斗爭的勝利。同時,獄中黨支部還發動中共黨員利用敵人“獄政改革”的時機,用筆名在獄中的《復活月刊》上發表《一個月的世界與中國》、《七月里的石榴花》等文章,揭露國民黨當局消極抗日、積極反共、迫害共產黨人和抗日愛國民主人士的罪惡行徑,宣揚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在迫害與反迫害、軟化與反軟化的斗爭中,息烽集中營中的革命志士始終把監獄當作特殊的戰場,與黑暗和反動進行著殊死的較量,譜寫了一曲曲悲壯的詩歌,表現了革命者大無畏的英雄氣概。

  劉謙在獄中結識了共產黨員羅世文。羅世文一直關在“愛齋”,“愛齋”是一個特別大的號子,人特別多。初次見面時,羅世文對劉謙點點頭說:“又來一個犯人,是個小青年”。隨著不斷接觸,劉謙覺得羅世文是一個很有善意的人,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愛齋”關押了兩三個月后,劉謙又被轉至“忠齋”關押。在這里,他又結識了共產黨員張蔚林。劉謙被帶到一間牢房,警衛指著一空地對他說:“你就睡在這里?!眲⒅t很茫然,因為警衛指的地方既無床,又無其他物件,看情況是叫他睡在地上了。這時有一名青年對警衛說:“怎么能讓他睡在地上,地上那么潮濕,會生病的”,并幫助劉謙弄了一個臨時的床架,同時又送了一雙用破布條編的草鞋。劉謙后來得知,幫助他的這個人是因“軍統電臺案”入獄的張蔚林。

  張蔚林在獄中關押了多年,十分想了解外面的情況。彼此熟悉后,劉謙就將自己所了解到的時局情況講給他聽。張蔚林聽了劉謙入獄的原因后,對他分析說:“我估計你會在我之前出獄,如果你先出獄,遲早會碰上共產黨員,那么你可以將獄中的情況,忠實地報告給黨。你也可以參加黨組織?!?/p>

  1997年,劉謙受邀參加息烽集中營紀念館舉辦的活動,他去拜祭了張蔚林烈士。在烈士墓前,他百感交集,久久佇立,心中不斷地呼喚著:我的好兄弟,魂兮歸來兮。

  除了張蔚林以外,劉謙與“軍統電臺案”中的另一名共產黨員楊洸也同關過一室。他耳濡目染了這些共產黨員堅定信仰、視死如歸的事跡,從這些共產黨員身上懂得了許多革命道理。劉謙后來說:“雖然我不是共產黨員,但我跟共產黨員朝夕相處,那幾個共產黨員沒有叛黨,沒有背叛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我作為一個幸存者,可以證明他們是忠于黨的,沒有動搖沒有變節,最后他們犧牲在國民黨特務的屠刀下。我作為一個幸存者也好,歷史見證者也好,要使他們的英魂得到安慰,對得起他們?!?/p>

  1945年9月13日,劉謙被釋放出獄。1946年,到昆明參加由中共領導的滇西挺進縱隊,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后,曾任云南省思茅地區行署秘書長、稅務局長等職。2007年10月,劉謙去世。在生活中,劉謙十分節儉,一件衣服穿了十幾年都舍不得丟棄。他給子女們的最大印象就是愛讀書,只要有空閑,就手不釋卷。他對于浪費時光的行為非常反感,經常告誡子女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劉謙女兒的同事朋友參觀過息烽集中營后,得知劉謙曾坐過息烽集中營的牢房,都覺得劉謙特別了不起。女兒將這些話轉告給劉謙時,劉謙總是很平淡地說:“那么多革命烈士都犧牲了,比起他們,我算是非常幸運的了,我有什么資格到處顯擺?!彼啻胃锌卣f:“看到人們現在能夠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對當時息烽集中營的生活無怨無悔?!?/p>

 ?。▉碓矗骸顿F陽文史》2021年第4期)

Copyright @2014-2021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