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黨史>故事集錦

守護“一號機密”:一場隱秘而偉大的接力

2021/10/12

孫麗萍 郭敬丹

  20世紀30年代,上海黃浦江畔夜色深沉,靜謐蒼?!瓐绦薪宇^任務的中共地下黨員韓慧英猝然被捕;與此同時,在石庫門樓房中等待她平安歸來的陳為人“度秒如年”,獨自面對年幼的孩子和十幾箱“極度危險”的中共核心機密文件。

  轉移!轉移!轉移!在孤立無援的絕境中,他們步步驚心,要用信仰和膽識將所有“不可能”變成“可能”——滬劇《一號機密》以驚心動魄的節奏,“再現”了一場圍繞中共“一號機密”展開的地下斗爭。

  “一號機密”,即中央文庫。那是中國共產黨第一座中央級秘密檔案庫,幾乎集中了中國共產黨在中央領導機關撤離上海前的所有重要文件,存儲著黨的早期記憶。

  為了這座中央文庫,在“遠東第一大城市”,十幾位中共黨員隱姓埋名,忍受著常人難以承受的孤獨,克服種種難以想象的困難,前仆后繼,甚至犧牲,在國民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騰挪隱藏,讓近20箱關乎中共生死存亡的檔案文件“毫發無傷”,最終在革命勝利之時“完庫歸黨”。

  這,是一場近20年的偉大“接力”!險象環生的極致黑暗中,他們一諾千金守護“一號機密”,用生命寫下絕對忠誠。

守護中央文庫——一群“無名者”的使命

  張唯一、陳為人、韓慧英、韓慧如、徐強、李云、吳成方、周天寶、劉釗、繆谷稔、鄭文道、陳來生……有誰曾聽說過他們的名字?

  他們如此迥異,唯一的相同之處——在黨將保護中央文庫的任務交托他們時,都慨然允諾,誓以生命守衛。

  這些守護“一號機密”的無名者,是一群以什么“特殊材料”鍛造的人?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采訪史學界專家,試圖從他們的講述中,“復原”那場隱秘而偉大的接力。

  2021年6月10日,上海市靜安區江寧路上,一處新式石庫門建筑歷時3年修繕,煥然一新對外開放,名為:中共中央秘書處機關舊址。

  “江寧路673弄10號,這里可以說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和最早的中央檔案館所在地。1927年到1931年間,我們黨的歷史上一些主要的領導人經常在這里閱辦文件、開會,黨的歷史上一些重大事件的決策也是在這里進行的?!敝泄采虾J徐o安區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郭曉靜告訴記者。

  1926年7月后,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座中央文庫就設立在這里。從創設伊始,就是一個面向未來的檔案庫。1927年4月,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國共產黨被迫轉入地下,面對極端險惡的環境,為保證安全,中央明確:文件和機關必須分離,地處中央領導機關所在的上海,中央文庫的極端重要性更加凸顯。

  1931年,受周恩來委托,瞿秋白起草了《文件處置辦法》,對當時應當收集和保管的文件資料范圍、內容和如何分類編目的原則、方法都有明確、周詳的規定。這是黨史上最早的關于管理檔案、文件的條例。

  在那個辦法的最后,瞿秋白還加了一個總注:

  “如可能,當然最理想的是每種兩份,一份存閱(備調閱,即歸還),一份入庫,備交將來(我們天下)之黨史委員會?!?/p>

  在“將來”兩字旁邊,瞿秋白打上了著重的圈點。無數對未來之中國的美好憧憬,蘊藏在兩個力透紙背的字中。

  中央文庫建立后,周恩來高度重視,他直接指定張唯一為第一任保管人。

  張唯一,何許人也?他的真實身份是中共中央秘書處文書科科長,對外身份是木器行老板,江湖人稱“張老太爺”。

  “其實張唯一生于1892年,當時只有30多歲,跟‘老’是不沾邊的。但他非常沉穩,總是從容不迫、思想穩健、臨危不懼,所以大家給他起的‘雅號’就成了‘張老太爺’?!敝泄采虾J形h史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張鼎說。正是這種超越年齡的沉穩勇毅,使得張唯一成為守護中央文庫第一人。

  曾加入國民黨左派的張唯一目睹了蔣介石集團的反革命行徑,在1927年“八七會議”后加入中國共產黨。張唯一的夫人阿犁曾在《憶張唯一同志》中寫道:“這時,革命形勢正處低潮,反動派到處捕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他們卻毅然無畏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種決心確是非??少F的?!?/p>

  在文書科,沉穩的“張老太爺”將這種決心化為秘密工作的細心和責任心。他主管中央文件保管處、文件閱覽處,經手處理中央和各地的來往電報和文件,對送出去的文件做各種偽裝,有時從外面帶來的文件和紙條,他也要用藥水去“洗一洗”,看看有沒有密寫的東西。有同志因工作需要搬家,他叮囑其到弄堂口拆字攤去拆個字,為的是與群眾選擇黃道吉日做喬遷之喜一樣,不被懷疑。

  被周恩來“點將”,張唯一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的“雙面人生”:白天喬裝打扮,是出手闊綽的商人,晚上則鉆到樓上伏案工作,一絲不茍。一旦有任何危險的信號,要帶著十幾大箱文件立即搬家,并且不被鄰里懷疑。

  保護中央文庫,這是一項極其“孤獨”的事業。按照中共中央的規定,庫址一定要達到獨立居住、獨立活動的要求;只派一名領導干部與文庫負責人進行單線聯系,其他領導成員不得過問文庫的工作;文庫工作人員也不能參加支部大會、集會游行和其他活動,盡量減少與外界的接觸,以免暴露身份;文庫地址不能固定,每遇險情或更換負責人,都必須立即搬遷。

“定以生命相護,愿與文件俱焚!”

  設立不久,中央文庫就因時任中央特科主要負責人顧順章的叛變而陷入極大危險。

  “當時,周恩來派人緊急通知張唯一,要求立即攜帶全部文件轉移。張唯一雇了黃包車,連夜把那么多箱文件分幾次運到了自己家里,那是法租界愷自邇路(今金陵中路)的一幢獨立小樓?!敝泄采虾J形h校常務副校長徐建剛說。

  “孤獨”在此時顯現出“孤獨”的價值。張唯一因保管中央文庫極少與外人聯系,當時并沒有暴露,在他的家中,中央文庫躲過一劫。

  不久后,張唯一的工作日益繁重,為策萬全,中央文庫交到第二任保管人手中。

  “選定保管人要求很高,首先他要絕對忠誠,其次在上海認識他的人越少越好?!毙旖▌傉f,重任由此落在陳為人肩上。

  陳為人是1921年入黨的老黨員,革命經歷豐富,還曾擔任過中共滿洲省委書記。他曾經兩次被捕入獄,受盡嚴刑拷打但始終嚴守黨的秘密,久經考驗,十分可靠。

  “還有一點,陳為人在獄中受過重刑,染上嚴重的肺病,他長期在北方工作,被黨組織營救出獄后在上海休養,沒什么人認識他?!毙旖▌傉f,保管文庫的工作相對安靜,也適合當時陳為人的身體情況。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陳為人的妻子韓慧英也是中共成立初期就入黨的“老革命”,兩人是因假扮夫妻做工作掩護而走到一起的革命伴侶。而按照當時中央關于秘密工作的規定,中央文庫的保管者對外要以“家庭化”的形式出現,于是,夫妻二人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這項事業中。他們的上級正是“張老太爺”。

  陳為人是湖南人,偽裝成湘繡店老板,一樓開店,樓上則密藏中央文庫。陳為人平時整編文件,對外隔絕,調出與送進文件,都由韓慧英同張唯一單線聯系。

  歷史如果有鏡頭,會記錄下這樣的場景:夜深人靜,陳為人在樓上守著中央文庫,謄抄、修剪。他把原來厚紙上的字抄到薄紙上,把大字抄成小字,把文件空白的紙邊都剪下燒成灰,放在夾弄的陰溝里用水沖掉——目的是盡量減少存放面積、縮小目標。時常,他還要把文件上下搬動,防潮防霉。

  陳為人、韓慧英,他們正是滬劇《一號機密》的男女主角。在劇中,他們的名字被編劇改為“陳達煒”“韓惠芳”。他們同心協力,在領受任務時立下誓言:“定以生命相護,寧可放火燒樓,愿與文件俱焚!”

  經過長達數年、日復一日的精心整理,文件體積由開始的20多箱“縮進”5箱。被陳為人“剪裁”過的、沒有紙邊的文件,內容“頂天立地”地寫在紙上,令人過目難忘。

?

Copyright @2014-2018 www.est-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